热门小说推荐

[快穿]宿主她一心只想谈恋爱
邀邀[快穿]宿主她一心只想谈恋爱
她还是喜欢带点阳刚气的男人,我可以带你到下个城市,少年决绝的磕头让奥萝难得感到了为难,她求助般地看向那个她一直依靠的人,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安德鲁堂而皇之避开的眼神,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奥萝听到这话,莫名就有些生气,就赌气般地说,好啊,那我就收下他,反正和你去完毒瘴森林后,我们也是要分开的,安德鲁莫名有点不爽,也许是因为图尔斯生得好看,大概是女人们都会喜欢的那种类型,有点楚楚可怜的味道,也许是因为奥萝恶劣的眼神太过于明显,简直是,不知廉耻,安德鲁又垂眸看了跪坐在地上的少年一眼,满心话语说不出口,也不知是谁不知廉耻了,走吧,安德鲁的语气冰冷,却没有再管的意思,还好,看上去像是小白脸的图尔斯并不是全无用处,奥萝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问了图尔斯他知道关于多少毒瘴森林的事情,就意外获得了回答,毒瘴森林周边并不是完全荒芜的,在离毒瘴森林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叫做提姆的小镇,那里不受毒气的影响,也住着人类和兽人,你们要进毒瘴森林的话,或许可以去那里碰碰运气,人类和兽人住在一起,历练的时间久了,奥萝也知道人类和兽人是水火不容的对立关系,这大概是不可避免的,谁都想占领统治地位,何况是对异族,安德鲁的神情有些古怪......。
隐婚
林斯遥隐婚
也没什么绯闻传出来,有时候宋晚打趣问她一起拍戏的男孩子好看不好看,林斯遥就皱着鼻子摇头,搞得她还以为林斯遥对异性不感兴趣,可是女儿这时候突然红起来的脸逃不过她的眼睛,分明是春心荡漾的少女情态,林斯遥捂住了脸在被子里打了一个滚,磕磕巴巴地回答,哎,是很喜欢的人,喜欢到决定与他共度余生,宋晚挠了挠她的下巴,你爸爸带着我去玩了一次蹦极,上来后就去扯证了,林斯遥有些呆滞,这么酷的吗,宋晚失笑,骗你的,遥遥,她的语气认真起来,妈妈知道你的工作决定了你的生活会被无限放大,被人曲解,但是妈妈不希望你因为这样就对感情畏手畏脚,遇到真心喜欢的人不容易,知道吗,嗯,她点头应着,心虚地把脸埋在被子里,心里却想着,哪有畏手畏脚,证都扯了,宋晚看她害羞,也不急着问她,悠闲地把书又翻过一页,什么时候带到家里来给我和你爸爸看看,果汁整理,最新连载完结文尽在资源群,每日更新最新,连载完结晋江最新完结文,欢迎爱看文的仙女加入,接待群,如有失联请联系,本作品来自互联网及出版图书,本人不做任何负责......。
拉扯
兔肉三两拉扯
褪下裤子,他感受到一场即将发生的必然的性,性器已然涨起挺立,比之前每一次的都要坚挺粗大,尚展颜将他推到那在那张不到一米半的标准床上,摸着他的阴茎狠狠坐上去,阴道就这么被撑开,刺激得她一个抽气,但尚展颜很快就适应这根熟悉的东西,按着尚一诺的窄长的腰上下动作起来,尽根没入又抽离,囊袋抵着阴唇啪啪作响,没做任何措施,尚一诺又在她内边喷射出来,尚展颜也攀上高峰,阴道收缩着喷出好些液体,两人的下身结合着迟迟没有分开,堆积的液体从缝隙间挤出顺着棒身流下,尚展颜突然哽咽着大声哭出来,眼泪滴到尚一诺胸口,尚一诺被影响着也红了眼眶,冒出眼泪,他稍稍起身,手掌摸上尚展颜的脸颊,有些疲软的下身这么动作着又在甬道顶上一顶,两个人就这么哭起来,哭得隔壁的人锤了锤墙壁,我们分不开了尚一诺,我们怎么办,尚一诺直起身子拥住她,性器随着起身的动作在内壁扭了扭,未完的精液随之在里头又喷出一股,尚一诺颤了颤,逃不了了,尚展颜,我们逃不了了,他将她身上的衣物掀开,去吻她的乳,尚展颜的乳房不算大,却也柔软,让尚一诺吮得再次勃起,他不知道将她翻转过多少次,在她里面射过多少次,但终于......。
别给她镜头
在言外别给她镜头
教着初中语文的我妈念叨了几天,最后给定了一个,观,字,这我原本哪能知道,亏得我们家这位语文老师奉行一句常忆常新,这事儿我从小当故事听了无数遍听到大,程姗,程观,观,字在前,却是后有,为凑一个姐弟的名头,实在用心良苦,观山则情满于山,刘老师说,你们姐弟俩可要相亲相爱,她做姐姐是很好的,好到无论我小一点的时候是怎么无意间拿淘气去烦她,长大些后又是怎么故意挑衅她,都没见过她真正生起气来是什么样,她不用拿出姐姐的架势教训我,这些爸妈都会替她代劳,我一向被长辈老师夸聪明,这点聪明劲使我学乖,慢慢学会挑着爸妈看不见的时候欺负她,比如藏起她常用的笔,再比如把她夹在书里作提示的书签夹到别的随便哪一页,她知道是我做的,但依然学不会生气,最常见的反应就是憋红了脸,也微微红着眼睛,软声软气地叫我不要闹,怎么会,在这个世上,哪有弟弟不闹腾姐姐的,我十一岁时,她十六岁,老爸自己没什么文化,却花了很大力气给我们装修了间书房,这间书房被我们共用,到了暑假,这张很大的楠木书桌上,就成堆成堆地摆满了我们的暑假作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