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

母狗苒苒(SM+TJ+LL)
微微青涩母狗苒苒(SM+TJ+LL)
骚母狗,起来把爸爸的精液和你的淫水舔干净,手机那头的男人拿着自己软塌塌的肉棒,女孩愣了一会儿,爬坐起来,照着男人的说法,对着那摊液体伸出了舌头,极致淫荡,对,就想现在这样,母狗苒苒骚女儿做的好,苒苒母狗,屁股再撅一点,对准手机镜头,男人命令着女孩,恶狼般的眼神紧盯苒苒还在滴水的下体,苒苒照做,现在的苒苒比之前更像一只母狗,不抬头,只做事,做的好,母狗,腿在分开一点,边摇屁股边舔,摇的幅度大一点,男人看着比他女儿年纪还小的女孩,苒苒女儿,留下地址,给爸爸做母狗吧,每天在家像这样一样撅着屁股给爸爸操,爸爸再带朋友来操苒苒母狗,苒苒女儿做爸爸的妓女,做家妓,被爸爸的朋友操,苒苒双腿分开,屁股大幅度的摇着,像一只求欢的母狗,舌头舔着地上的水渍,像在品尝美味,苒苒的骚水好不好吃呢,骚母狗女儿,好吃爸爸,骚水好吃,苒苒最喜欢吃骚水了......。
一点樱
Arcane一点樱
闻映估摸着这是屠啸上钩了,准备动手劫军饷,再过一会儿,屋外暗淡下去,又恢复夜色深沉,她靠在床梁上,不知道何时睡去,再醒过来,已是巳时,流霜正在屋内准备着为她洗漱,桌上摆着早膳,不知候了多久,闻映动了动身,流霜连忙过来扶她,郡,嗯,小姐这一觉睡得可真踏实,这几日可累坏了,好久没睡个好觉了,闻映淡淡一笑,她昨日担惊受怕了一整天,夜里又见了池霄,折腾那么一番,估计也是累着,便睡得久了些,又或者,是祁央的那句保证让她安眠,她理着一团乱麻的思绪,一边下床洗漱,一边问道,可有人来找我,流霜立马道,您不过比平常多睡了两三个时辰,这一上午,那位陈夫人都来了三回了,我说您身体不适,要多歇会儿才把她拦住,可怎么也不走,奴婢好说歹说才把她请回去,说是晌午过后再来,闻映理了理身上的系带,闻言并不惊讶,只道,前面可有什么动静......。
玫瑰刺
pluto玫瑰刺
昨天初备型状的花圃已经被纪碣填好了土,并栽了几株稀稀拉拉的花,她站在窗前望了眼,格父正围在土栅栏边浇水,院子里没有纪碣的影子,他在后院,屋子后边有一口大水缸,装满了水,纪碣脱了上衣,掬水往身上浇,水珠顺着少年结实的肌肉往下流,他穿了一条灰色的运动裤,已经打湿了,裤裆那一坨显得尤其大,格黎靠在门边,抱手看了会儿,纪碣,他转过眼,撸了把湿润的头发,单手叉腰,冲她招手,过来,她笑了下,抬腿朝他走去,走近了,他全身都冒着热气和男性荷尔蒙的味道,纪碣拉住她的手放到腹肌上,我这么热,有没有什么奖励,你做什么了,我不信你没看到,他抓着她的手腕,格黎就卷到了他怀里,滚烫的温度透过布料传达到她的皮肤,纪碣对上她的眼睛,亲我一下,不,话没从嗓子眼吐出来,嘴唇就被人含住了,原来同不同意,他都是要亲的,亲完以后他还要拍马屁,问她往嘴上涂了什么,怎么那么甜......。
情到深處
與子情到深處
這一切似乎也就可以接受了,不過溫馨的小臉還是染上了緋紅,溫馨都忍不住想,到底誰才是古代人啊,怎麼這麼開放,溫斯瞪著炎旭月,似乎因為太過衝擊,話都有些說不清你,你們,溫馨看到溫斯貌似快被氣到中風,她有些擔心,然而炎旭月就像知道了她心裡所想,緩緩的離開她的唇,對著她勾人的一笑,炎旭月倏然起身,朝溫斯恭敬的說到國王陛下您對馨的疼愛,本王都明白,本王不是要跟您搶奪馨,而是想和您一起愛護她,寵著她,炎旭月走到了溫斯面前,破天荒的低頭,真誠的說著請您同意讓馨做本王的王妃,讓馨成為我的妻子吧,同在座上的胡卓,對於這高高在上的炎旭月,竟然能如此低聲下氣,所受到的驚嚇可不是一星半點,原本他還打算著諫言國王,千萬別輕易答應,最好再拗燕國一些好處,趁機剝他們一層皮,不過他看到炎旭月如此真摯的情感流露,他只覺得他們的公主似乎真的找到了幸福,希望能讓這對有情人終成眷屬,陛下,老臣斗膽諫言,秦王對馨公主那是真心實意的,是值得託付之人呀,胡卓艱難的放下拐杖,跪倒在御前,溫斯看了看炎旭月和胡卓,轉而看向溫馨,嘆了口氣......。

最新小说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