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之境03(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易嘉鸣是回港城后才发觉嘉宁ai热闹。在日本时生活单调清淡,嘉宁总对着摊开的书页出神,这情景让他时常觉得无所适从,非常高兴看到嘉宁终于有所喜欢,便常张罗一屋子衣香鬓影。眼下易嘉鸣名下有几间炙手可热的电影公司,身边最不缺派对动物,但嘉宁的耐心有限,往往楼下刚刚热火朝天起来,她已经懒得应酬敷衍,踢掉高跟鞋,溜回房间去看小说。

易嘉鸣见她走了,不觉得有什么,一夜酒池r0u林换她五分钟的欢颜已经算得上很值。他坐在钢琴上打节拍,有无数人陪他千杯不醉。午夜钟响,他开门送客,周子昭回头说:“嘉鸣,上个月十一号好像是你生日?你和嘉宁都不说,都没有给你过。”

上个月十一号他在加拿大滑雪。嘉宁不ai过生日,他也就不过,都忘了自己已经二十四岁,还当自己是中学生,姐姐在家时要打乖乖牌,派对只敢开到零点。

他扯开衬衫领口上楼,想起上个月滑雪时摔了一跤,膝盖上一片乌青,回来后给嘉宁看到,她跪在地毯上,亲自替他r0u活络油,柔neng的指尖在t表滑动r0ucu0。隔了几天,现在想起,仍要长出一口气,情知今晚又要做那个罂粟香水味的春梦。

他在梦中仍旧远远看着嘉宁。十五岁的嘉宁狼狈极了,被他y撬开门,她连地上脏都顾不得,蜷起来喊:“嘉鸣出去!”

易嘉鸣不管,只看到她腿上的伤口处渐渐漫开红se。他说:“我不看。”

嘉宁把他的眼睛捂住。他在淅淅沥沥的淋浴水声中慢慢环住嘉宁sh滑单薄的腰,带向自己身上。她sh发间廉价刺鼻的洗发水气味、喉中因为疼痛而无法压抑的喘息哽咽,一切都近在咫尺。易嘉宁发育不全的小rufang蹭在他x口,在之后十年、十一年的想象中,像他胯间的那一根东西一样日益胀大,只不过因为长在易嘉宁身上,那是两个漂亮得多的小怪物。

连做梦都不得纾解,易嘉鸣再忍下去就要出人命。他这晚第一次把易嘉宁扯离那永不枯竭的淋浴喷头,压在自己身下,方才c了一次不够,又c第二次。

这次径直做到凌晨天se薄白,他s在嘉宁的小腹上,把白浊jingye贪婪地涂开,向下到r0u唇间的小洞里,向上到rufang上的粉r0u粒,全都沾满他的气味。他掰开嘉宁的腿,就着落地窗外打进来的月se观察,那个小小的洞眼像是被太多的yet撑坏了,一下下地张合呼x1,却吐不出那gu淡白浓稠的jing水,只能含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