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238(1 / 1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20鲜币236哥哥们的回归

“爸爸,怎麽办呐我闯了大祸了我、我居然糊里糊涂地就怀了孕怀了一个都不知道怎麽来的孩子怎麽办我该怎麽办呐我好怕呜呜呜”没有说出口的是怕你对我冷眼相待,恶语相加,怕你对我不理不睬,任我自身自灭,怕你再也懒得多看我一眼,厌恶和我再多说一句话幸好,都没有,可是

所以说啊,养成是十分有用滴啊,看谁以後还说甄欣对她这便宜老爸不是真爱危难关头第一个想到的人是爸爸;最担心抛弃自己的人也是爸爸呀,所以才会有这多到像泄了洪的激流般的眼泪呀。

任由眼泪冲刷着男人的膛,甄欣哭的稀里哗啦。

发生了这一连串的事儿,就算甄欣再早熟,归到底也才十七岁的年纪,十七岁的人儿到底还算是未成年呢,要是换做成年的姑娘们摊上这一大摊子糟心事儿保不准是个什麽样儿呢,惊慌失措那是必须的,实在是怕得要命呀,该怎麽做,会怎麽样统统不敢去想,越想就越怕,那是一种对未来一片迷茫和不确定的害怕

前边儿看着貌似很镇定,那是因为之前身边没有人,想哭了都不知道能在谁面前哭,更别提哭诉了,找朋友绝对不靠谱儿,旷晴和梁薇薇自己都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呢,都还不及她自己想得深远。找亲人大哥、二哥都还在遥远的大洋彼岸呢,自己遇到的这糟心事儿要是给他们知道了会弄成什麽样,更没有底

现在最不能知道的人反而知道了,而这个人是她最最亲近最最心爱的爸爸,其他的顾虑先不说,就比如在大海上沈浮了许久的患难者遇见的救命恩人居然是自己的亲人,被恐惧压迫了这麽久终於有个地儿抒发了。

甄擎那个心痛哟,真是用言语都道不明。要知道,欣儿从小就是他捧在手心里护着长大的宝贝儿,从来都是喜笑颜开的甜美样儿,哪有像现在这样委屈无助的更可气的是,他居然深切的感受到了欣儿的恐惧是的,恐惧

甄擎觉得自己失败呀,放羊吃草般长大的两个儿子养成了如今无法无天,天不怕地不怕老子都不怕的混账样子,而一心娇养护在心尖子上的欣儿却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被人欺负了,学会了恐惧。他的欣儿和恐惧应该是完全不相关的,就算宠成了外人眼里的娇纵也没关系,只要她开心快乐就没什麽大不了的,惹了再大的乱子都有他跟在後面拾掇着,只管放开心便好。

可现在呢,狗娘养的把欣儿弄成什麽样了担惊受怕得哟,这一次流出来的眼泪都盖过了这辈子流的,他的膛口欣儿眼泪紧挨着的地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