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天使】十四 生日快乐上(1 / 10)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p..

【十四】重口

白姐,你昨晚跑哪儿疯去了。夏菲儿一边走进白羽住所的客厅,一边冲

里面嚷嚷。打你电话一晚上没人接,我以为你被谁绑架了去轮奸了呢,哇,看

上去你真的是被轮奸了。菲儿已经看到了白羽的样子,这个累了大半夜的美人

现在正趴在床沿上,身上穿的肯定不是自己的衣服,因为那是一件常被用来工服

的迷彩,而且从尺寸来看这绝对是个男人的,而且是个个头不小的男人,只是一

件上衣,可套在白羽身上就像一件风衣,虽然看不见里面,但直觉告诉菲儿这件

衣服下面肯定是一无寸缕。

当菲儿走近之后,又看到白羽的身上遍布着各种形状,已经干涸了的污渍。

夏菲儿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而且房间里还弥漫着尿液蒸发过后的臭味,更加说明

了一切。这种气味来自白羽全身,菲儿推醒白羽时发现,气味最浓的地方是白羽

的头发。

哇塞,你个大骚货,要不是我了解你,我一定会认为你掉进粪坑了。菲

儿推搡着还没睡醒的白羽说,昨晚跑哪儿犯贱去了。玩得这么嗨也不叫我,哦,

昨晚我夜班。

求求你好妹妹,让姐再睡会儿,我才刚来都还没眼啊。

不会吧,现在都下午快四点了,你别告诉我你是大白天穿着这样来的。

怎么可能,半夜四点差不多……

在夏菲儿的软磨硬泡下,白羽最终还是起床了。一番梳洗精神也恢复了一些,

在这当中,拗不过菲儿的追问,白羽断断续续讲了昨晚的经历,把菲儿听得啧啧

不断,一边笑骂白羽是个骚货,一边埋怨这么好玩的事情不带自己。洗漱完毕两

个人来到客厅,刚一坐下,菲儿就发现了放在茶几上的那瓶饮料。一看里面

的样子,菲儿就猜到那装得是啥玩意,不过好奇心驱使,她又拿过来拧开盖子闻

了闻,一股腥臭扑鼻而来,要是换了旁人,说不定立马就会吐咯,可这气味在夏

菲儿来说,却像是春药一样,虽然也觉得很臭,却臭得让她心旌摇曳,淫穴生潮。

你这是榨干了多少人啊,这么满满一大瓶,那些民工同志是不是都只剩一

张皮了。

真是的,我也没想到他们能有这么多存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