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复杂(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朝阳勾唇一笑,带着抚慰的动人,带着凄厉的绝望“罪?都把我绑到了这里,我还有权利为自己阐述什么么?”“不能。”木王也笑了,笑朝阳的愤世嫉俗。“那何必再问?”朝阳大声的回答,声音清澈的响遍了整个天台。“这是怎么回事?”听到了木王叫朝阳的名字,裴惜薇吓了一跳,不可置信的看向火刑架上,那熟悉的脸孔就这么毫无预警的映入眼里“那个呼延觉罗的后裔是朝阳?这不可能!”听到一项温婉的裴惜薇忽然大叫出声,木王和王妃都是一愣。裴惜薇急忙松开颜瑄瑶,走向木王“皇上,朝阳不是呼延觉罗家族的后裔,绝对不是!她和我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更何况她根本不是男人!”裴惜薇的说辞震惊了全场,所有的人都惊讶的看向朝阳,带着审视与疑惑,从新打量着刑架上的人。“裴儿你胡说什么?”万俟晓灵惊讶的看着裴惜薇,不解她今天为何如此的失控。“王妃,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你可以问曼荷阿姨啊。”裴惜薇解释道,她害怕失去朝阳,所以不得不搬出曼荷阿姨。万俟晓灵脸色一白,带着挣扎的神情看着裴惜薇,曼荷的回来是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只有裴惜薇和自己知道,可这一刻却被公之于众,让万俟晓灵十分的不解与无奈。“曼荷?”木王脸色一沉,看向裴惜薇“裴儿,你说的曼荷,可是当年晓灵的贴身侍女?”“是。”裴惜薇点了点头,看着万俟晓灵苍白的脸,最终还是说了出来“曼荷阿姨是两年前就回来了。”“那为何不说!”木王震惊的站起来,狠拍了一下桌子,怒视着裴惜薇。“说不说有什么区别么?”朝阳忽然笑道,明显的嘲笑让木王更加的生气。“你闭嘴!”木王转头,森冷的目光射向朝阳。“我偏不!”朝阳沉下脸,用同样的目光回视过去“我告诉你,我就姓呼延觉罗,我这辈子就只有一个名字,就是呼延觉罗朝阳!随便你说我是呼延觉罗家族的后裔还是什么,我注定都是我自己,我也只是我自己!”“哼,注定都是你自己?”木王森然的一笑,转头看着朝阳,带着森冷的嘲笑,抬起手轻挥了一下。底下便有官兵拿着油桶泼了上去。“那你就死吧。”木王开口,yīn冷悚然的口气一瞬间就判了朝阳的死刑。闻此,朝阳释然的一笑,看向裴惜薇,那目光中包含着太多的感情,只是,她再没有时间说出口,也再不能去挽回什么,如果这就是宿命,那么就让它来吧。十几个油桶很快被倒得一干二净,可是这一次朝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