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相见(下(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王菲菲的视线从下往上移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沾着泥块的破布鞋,右脚的大拇指和左脚的小拇指裸露在外,满不在乎地跷着,好像套在它们上面的不是一双破布鞋,而是世界上最值钱的皮鞋。

再往上,是一段毛茸茸的小腿和卷起的裤管。小腿上沾着不少泥灰,那卷起的裤管上面,也结着一块块硬硬的泥垢。继续往上看,粗布工装裤的上面,是一件已经辨不出本色的工装上衣,袖筒卷着,肘部还有磨损的痕迹。

无论怎样看,这身工作服的主人都该是一个常年在建筑工地上摸爬滚打的建筑工人,但是王菲菲还是顽强地看上了他的脸。

朦胧的泪光中,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带着温和笑意的熟悉面容。一头齐肩的长发,两道剑一般的浓眉,一双星辰般的眸子,挺直的鼻梁,薄薄的嘴唇,虽然沾着泥污却丝毫不损其俊美的面容。

他,分明是她梦到过无数次的少年!

“阿峰,是你么?”王菲菲眼中流露出无尽的喜悦,她喃喃地说着,伸出手去,想要触摸他的脸。但就在她的手快要触到他的脸时,却突然停了下来。她害怕这只是一个梦,只是自己在极度的伤心之下,生出的白日梦。她不敢去触摸,她生怕摸到的只是空气,生怕这梦在她最不情愿的时候醒来。

哪怕是梦,能这样近地看着他也是好的。

“阿峰,你是来带我走的么?”王菲菲手停在秦峰面前,凌空作出抚摸的动作,痴痴地说着。

看着少女痴迷的神态,秦峰忽然心中一痛。进候车室之前,他已经知道了新闻上报道的那些东西。心里痛骂新闻机构弄虚作假之余,他心里也存着不小的疑惑——萧瑶为什么要说自己已经死了?这其中究竟有什么原因?

他自然相信萧瑶不会造谣,但究竟是谁,弄出了这样一则报道?难道说,弄出这则报道的人,是想保护自己,令自己免遭赤日教的追杀?

这些问题暂时弄不明白,秦峰也不愿去多想。他知道王菲菲可能在候车室里等着他,便打算先见了王菲菲,再打电话向萧瑶问个明白。

进了候车室,秦峰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菲菲。看着菲菲瑟缩在椅子上哭泣的样子,秦峰知道她是在为自己伤心。待看到王菲菲座位下面那一地碎报纸后,秦峰便明白过来,菲菲也是看了报纸,以为自己遭遇了不测。不过……菲菲这副模样,分明是以为自己已经死了。而报纸上明确报道的死者只有所谓的小李飞吻一人,其余的死者暂时都没有公布身份。菲菲这般伤心,看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