洒家这辈子值了(1 / 5)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貌似有一部分人始终没有发现我在番外之前更了六章,如果发现自己衔接不起来的话,回头去看吧,从41章开始。】

这世界上有一种事情会让人想用四个字来形容——

一夜过去……

别打脸啊!

我是说那霸道无比的三百桌宴席啊!

我原来还取笑秦征有脸盲症,结果发现自己也没有比他好多少,一次看了三千张脸,蓦然回首,我一个也记不住。

婚宴结束后已经十点多了,我虽然名义上是敬酒,但实际上是喝白开水,美其名曰对孕妇的人道主义关怀。秦征喝的是二锅头,兑的那白开水,真正拼命的是周惟瑾他们几个伴郎,帮秦征挡住来自五湖四海好意或者不怀好意的灌酒,一个秦征站起来了,千万个伴郎倒下去了。

沈枫酒胆比酒量大,别人看她豪气干云的模样都不好意思不灌她,只有我知道她看上去清醒实际上已经不省人事进入机械化来者不拒状态了。顾绍看不下去帮她拦了一下,结果两个人一起栽了。

宾客离开后,我和秦征站在中央,颤抖着环视四周,隐约看不到一个直立行走的活人了……

“我们……是溜走啊……还是溜走啊……”我拉着他的衣袖问。

秦征的眸子泛着湿润的醉意,但是很清醒地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走吧!”

死道友不死贫道,出来混,就要有被朋友&img=""&两刀的心理准备。

秦征紧紧握着我的手,我把自己交给他,他把顾绍等人交给酒店服务生。

“让司机送我们回去。”我跟他说,“你喝醉了。”

“放心,我装的。”他满面通红地说这种话,实在让人信不过啊,“我没喝多少。”

“虽然是兑了水,但还是喝了不少酒啊。”

醉了的人都说自己没醉。

“不是兑水。”他开了车门,让我坐在副驾驶座,系上安全带,然后说,“是水兑了酒。”

这个是1:100和100:1的问题……

“啊……”我说,“你好&img=""&贱……”

他坐进驾驶座,关上门后便伸手勾住我的后颈,灼热的双唇覆上我的,轻轻摩挲,声音沙哑,“喜欢吗?”

我两家发烫,呢喃了一声:“嗯……”

缠绵一番,他才深呼吸着放开我,稳稳将车开出停车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