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是遗憾还是圆满(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上官猎狩抱起巫宝贝,朝着竹屋外面慢慢的走去!“王爷!”东方不放心的跟了出去。“我想和宝贝单独待会,谁也不要跟过来!”他的眼睛有些微红,声音粗厚如同一只被囚禁的野兽。沿着竹林拾级而上,红色的喜服在苍绿的林间格外的显眼!越往上走风就越打,还夹带着凛冽的细雨打在上官猎狩和巫宝贝的脸上!他艰难的走着,每走一步他的心就痛一下。走出了林子,是一片开阔的土壤,两座大山之间的裂缺形成了悬崖,这是雨杭山的山顶,现在已经快日落了,夕阳染红了天边如同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宝贝!会冷吗?”上官猎狩跪倒在地上,温柔的抚摸着巫宝贝的脸颊,一丝温度染上他的指尖。“对不起!也许我永远没有办法做到答应过你的事了,没有了你这个世界对我来说没有一点意义!黄泉路上不要走那么快……等我!”那株神秘女人给的紫色草仿佛有灵性一般缠住巫宝贝的手指,叶子居然变成了一条条无限延长的藤,一点一点逐渐包裹住她的身体,草的根扎进了土壤!上官猎狩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尾随而来的巫人他们也被惊呆了。巫宝贝的身体凌空悬浮着,即将落日的太阳又折射出了强烈的光,一团光球包绕着紫藤和宝贝,忽隐忽现最后逐渐的消失在了山顶!那株紫色的草在不经意间居然成了一朵灿烂夺目的花,花饱是紫色的还没有绽放,显得格外的脆弱!“怎么会这样?”上官猎狩发疯了般冲向悬崖,却被一直躲着的巫人拉了回来。“宝贝或许还没有死,你死了一点意义也没有”,他的话还是那么冷冷冰冰,却足以点燃上官猎狩对生的意识。“是真的吗?”他不确定的问。“这株花叫‘萝魂’是世间上罕有的品种,一朵花可以留住一个人的魂魄,等到花苞绽放的时候,集合了天时地利就可以幻化成一个人!”这只是个传说,没有人真的亲身体验过,巫人也只能这样来安慰上官猎狩。“你愿意让宝贝再世为人吗?”“我该怎么做?”“保护好‘萝魂’花在魂在,花亡魂亡!这是唯一的希望,只不过经‘萝魂’再生的人眉间就永远会有一朵‘萝魂’花,而且你想等着它开花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或许只要一个月,或许要等好好几十年!你真的愿意吗?”传说没有成为现实,是因为有很多人根本就等不了,有人等了一年就不耐烦了,还有人等了一辈子也没有等到‘萝魂’花开。“我可以!”上官猎狩从花朵周围的土壤开始挖掘,为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