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睁开眼睛,是朴素色的雕花床顶。躺在暖软的床上,仿佛十几年父母犹在的幸福生活。

那些天的颠沛流离仿佛是一个迷梦,可是全身上下拼命叫嚣着的骨头告诉她一切是真实的残酷,真实的告诉她,那样宠爱她疼爱她的爹爹娘亲早已经不在了,天上地下再也找不到他们了。

无法流泪,只是告诉自己,总有一天,她会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她会将那些虚伪的嘴脸一个一个撕破,她会让那些人跪在她父母坟前忤悔……

她还是不够绝情,即便这样的情况下,她还是没想过要杀人,即便她恨透了那些人,那些害得她家破人亡的所谓亲戚。

“师妹,你醒啦?”

一道惊喜的声音响起,然后她听到衣摆摩挲晃荡的声音,一只白晰修长的手将帷帐撩起来。突然放亮的光线中,一张少年俊俏的脸庞出现,红润的薄唇微抿,漆黑的双眸里满满是欢喜,荡漾着柔软的笑容。

他说:“师妹,你睡了两天了,能醒来实在是太好了!”

梅若华怔忡的看着他,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更不知道这个看起来有些眼熟的少年为何唤自己“师妹”。

萧瑟的秋风从窗外拂来,青色帷帐上的流苏一阵晃动。

梅若华慢吞吞的坐起身,神色恍惚的看着陌生的房间,窗外明净的天空是雨后的纯澈,天高气爽。

那少年见她醒来,喜悦非常,说了句话大踏步的走出去了。过了会儿,那玄衣少年捧着一碗气味浓重的药回来。

梅若华微蹙眉,见那少年将药端到她唇旁,不禁微微别开脸。

陈玄风以为她怕苦,正打算劝说,却见她困难的伸出手,自己端过碗仰头喝尽,眉头并未皱一下。

她冷静自制得让人吃惊。

这种情况下,完全颠覆了一般姑娘家的反应。

陈玄风端来清水让她漱口,瞅着她面无表情的半边被毁的脸蛋,心里有些发堵。那个可爱的,懒懒散散的小姑娘不见了,不曾料到再见面竟是面目全非。如果不曾目睹过她曾经的幸福风光,真的让人难以想像如此狼狈的她会是那时的小小软软的女孩,这其中该吃了多少苦头?

不过,今后她是他的师妹了,他自会护着她。

陈玄风想,忆起自己也曾堪怜的身世,不禁对梅家的遭遇同情万分。

喝了苦苦的药,梅若华的神智终于清醒几分,虽然手脚虚弱,但这是最来风餐露宿、还有遭受太多打击的结果,并无大碍。梅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