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1 / 26)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五章咿呀,房门推开,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跨入房中。这就是我的房间。张玥朗走在前头,神情复杂地开口。俊逸的脸微微垂下,仿佛即使到了这只有彼此两人的地方,仍不愿和瑞清对视。不是在生闷气,也不是在耍脾气。张玥朗澄净的内心,现在被各种思绪困惑着。有点喜欢,又有点惊疑,还有点患得患失的不确定。自己一定很不聪明,永远也猜不透这个师弟心里在想什么,下一刻会做什么。师弟是为了自己来的吗?是不舍得自己吗?隐约的高兴着,可高兴中又掺着不安。回忆当日在瑞府,师弟冷下脸说送客的那一幕,张玥朗心里一阵发冷自己在师弟心里,未必有那么重的分量师弟他也许,只是觉得逗自己这个笨笨的师兄挺有趣罢了。师兄,我可总算到你家来了。在张玥朗的沉思中,瑞清早一脸得逞似的把房门掩上,从后面抱住师兄柔韧的腰,低声笑道,今天可要好好欣赏一下师兄的床长什么样?师弟。嗯?张玥朗不解似的蹙眉,你来我家干什么?简单的问题,本来只是想弄清楚师弟的心思,可从不懂圆滑套话的张玥朗嘴里说出来,偏偏又听入敏感刻薄的瑞清耳中,顿时成了另一回事。原本浮着温柔微笑的脸,瞬间沉下去了。我来干什么?你不知道?过度平静的语气,如预兆暴风雨即将爆发般,透着令人不敢大口呼吸的危险。我怎么会知道啊还未说完,腰上一股大力涌来,身子已人抱起悬空,下一秒,狠狠摔在里间的床上。张玥朗吃疼地皱起眉,刚要说话,瑞清已经扑上来。你、不、知、道?磨着牙,几乎一个字一个字从齿间挤出来,俊美的脸因为怒气而扭曲得近乎狰狞。他出身大富之家,人又精明厉害,一生顺遂,要什么不是伸手擒来。唯独眼前这人,花了他无数心血,几乎一颗心都只扑在这师兄身上。这次为了两人能在一起,不惜耗巨资求来血玉杯,还腆着脸对张家老头下跪,可算什么都不顾了。没想到,换来的竟是一句你来我家干什么?肺都几乎气炸。将师兄在床上硬翻过去趴躺着,嗤!嗤!几声,遮掩下体的布料在五指下化为破碎布条。失去遮体物而冷飕飕的下身,让张玥朗情不自禁打个寒颤,师师弟雪白圆润的两瓣臀丘在视野中可怜兮兮地微微抖动,瑞清手掌高高扬起,毫不犹豫地甩下去。啪!清脆的巴掌着肉声,响彻房间。啊!张玥朗疼得大叫,募地想起

↑返回顶部↑

目录